风流董事长


时间:2020/7/8 10:12:05

他本是一个跨国集团董事长的公子,过着优哉悠在的生活。可是,他父亲却死在了一次交通意外里。年仅十八岁的他毅然接掌了整个集团。家里剩下了一个美丽的母亲,一个美丽的姐姐,还有一个同样美丽的妹妹。

可是,如果不是沒有钱的话,那么也不会,更不愿意挤上这么一辆摇摇欲坠的公共汽车了!

你看,那人手拿手提电脑,身穿西服,却还是要跟那些不愿意花钱而又沒钱花的乘客在拼命相互推拒着,似乎想要在这公车之上争得那么一席之地。

而在这辆车上,有一名穿着整齐,长得阳光帅气的少年被挤在人群之中。如果有人留心一点的话,那就会发现那名少年的衣服全都是名牌。可是,全身都是名牌的人还会乘坐这么拥挤的公车吗?

这就是羽龙有点郁闷的向左边挪开身体,却又不小心碰到了右边的乘客。

「对不起。」

深深的唿了一口气,羽龙总算是在这公车之上佔有了一「脚」之地。不过,他却在心里不断埋怨着他的父亲!家里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他坐公交?

羽龙的父亲名叫羽广,乃是有名的跨国集团「光雨国际」的董事长,家产不下于百亿美金。可是,作为他的儿子,羽龙也算是同龄人之中的佼佼者了。就读于世界闻名的「华夏大学」的他,现年已经十八岁了,可是物质生活却不是过得如意。他父亲曾经交代过,除了吃穿以外,其他的事情一概不得动用他给的零钱!

羽龙也是个孝顺之人,他从来都沒有忤逆过父亲的意旨。

可是,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全国首富之子的羽龙至今却依然沒有找到一个女朋友!你说这是不是悲剧?论家世,几乎沒有人可以跟他相比,论身材,凭他那一米八的个头也不算矮吧?论样貌,虽然他不敢说貌胜潘安,却也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可是,为什么沒有一个女孩来亲睐他呢?

其实,并不是沒有女孩子喜欢他。而是,他不能喜欢那些女孩子。你说是为什么?那当然就是他父亲羽广所为了。

用羽广的话就是:「你现在还小,不宜过早涉及男女情事。如若不听,那你就不再是我羽广的儿子,自己自生自灭去吧!不过你也放心,我已经为你找了一门亲事了,等到你二十四岁过后我就为你们举行婚礼。」

这还是古代吗?居然玩起包办婚姻这样违法的事情来。可是,羽龙他沒有办法,也只有将这些怨恨埋藏于心底,并不断的麻醉自己:父亲这样是为了我好,我不能辜负了他对我的期望!

只是有时候他会想,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同样是儿女,为什么姐姐跟妹妹的待遇就那么好?她们吃好,住好,用好!有不用什么「不宜过早涉及男女情事」之类的约束,不过她们也至今单身也就是了。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羽龙也只有在心里对这个严格的父亲骂上那么一两句了。

这时,汽车停了下来,该下车的下车,可是上车的那些人却被车上乘客咒駡着。而等到下一个车站,上一个车站上车的又咒駡这个车站上车的,如此周而復始。羽龙听着那些毫无素质的咒駡声不由无奈的叹了叹气。

这时,车站里上来的那个乘客吸引了羽龙的注意力,只见那人长的矮小至极,穿着黄色的和尚袈裟,一个刷得闪闪发亮的光头不时折射出一缕缕阳光,让人看上去的感觉有点怪异。

这么一个矮小的身子能在这公车之中站稳吗?他恐怕踮起脚来也摸不到上面的扶手吧?

可让羽龙奇怪的是,那和尚竟然是双手併拢与胸口前做出一副虔诚的样子,而那公车剧烈摇晃居然对他毫无影响!怪事,怪事!只见他慢慢的向着羽龙走来,而旁边的那些乘客居然情不自禁的给其让出位置了!

那和尚走到羽龙面前,对其点了点头,道:「阿弥陀佛!施主,贫曾有礼了。」

羽龙也像他那样学着参拜的样子,点了点头,连忙道:「有礼有礼。」

和尚笑了笑,并沒有接着说话。而羽龙居然看到了这个和尚嘴里然少了几颗牙!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牙缝之间还残留着一块小小的鸡肉!

羽龙心中暗道:「好一个皮熏肉臭的假和尚!就算出来行骗也该好好打理一下自己的仪容吧?还是说现在的骗子实在太沒有素质了?又或者说,现在的骗子太多了,那些笨蛋不够用了,连笨蛋也出来当骗子?唉,这世道啊!」

就在羽龙在心里暗叹之时,那名和尚居然开口说话了,他说:「施主,我观你印堂发黑,双目无光,定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吧?」

废话!正当羽龙想要反驳他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阵恶臭涌进他的鼻子里面!顺着「臭源」羽龙这时也注意到他的脚!竟然是「赤脚大仙」不过,这年头嘛,可能赤脚也算是一种潮流,不过,羽龙却看到了他的脚上那些皮肤竟然在脱落!那些坏死的细胞化成了一滩滩毒脓,实在让人噁心!

麻烦你的脚那么臭就不要出来走了,就算出来走你也穿上一双鞋子吧!羽龙很想这么告诉这位自以为扮得很像和尚的骗子先生,然后潇洒的伸手拨弄一下头髮,帅帅的说道:「我太阳你老家好姑娘!」

可是他沒敢,羽龙他还真的害怕那么一双臭脚踢到自己的身上呢!

这时,那和尚又道:「施主你好像并不相信贫僧说的话。」

羽龙心道:「那还用说!」

不过这傢伙也是虚伪,他嘴上却说:「客气客气!」

和尚又是一笑,不过这会羽龙闭上了眼睛而沒有看到和尚口里那一塌煳涂的东西。和尚说:「不管施主信与不信,贫僧接下来所说的话却是前真万确!施主你今日必然会有见某位亲人的血光之灾。」

闻言,羽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欲要开口臭駡他,这骗子和尚居然敢诅咒自己的亲人。实在太可恶了!不过,本着「四有」新人类的头衔,他并沒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可是,那千刀杀的和尚居然还不死心,继续说道:「到时候,你要跪在那名亲人面前磕个九九八十一个响头,然后沾上一点那人流出来的鲜血,那么,你将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接下来 ,不管那和尚说些什么,羽龙就是不回应!好不容易熬到车站,羽龙连跑带逃的跳出公车,飞也似的往家中跑去。

知道看不到那辆公车后,羽龙才停下脚步,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自言自语地说道:「今天还是倒楣!」

羽龙的家就在前面那个富豪区里面。那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是超级大富豪!每家一栋別墅,奢侈得要命。

在那院落门口那羡慕加嫉妒的目光下,羽龙大摇大摆的走进家中。他家里很奇怪,父亲明明是全国排行第三的富豪,但是家里却一个佣人也沒有,完全是母亲一个人在做饭。

「妈,我回来了!」

羽龙按了门铃良久却不见有人来开门,以为妈妈出去了,也不在意,自己从裤兜中拿出钥匙来。当他打开门后,屋子里沒有一个人。平时这里也就妈妈一个而已。他们三个孩子都在学校留宿。姐姐今年十九岁,也是在「华夏大学」就读,妹妹十七岁,在一所着名高中读高三。

找遍了整栋別墅,羽龙也沒有找到半个人影。

「奇怪,平时妈妈这个时间也在的啊!姐姐跟妹妹这个暑假到美国旅游去了,昨天就走了啊!妈妈出去了?那我这顿晚餐怎么办?」

就在这时,电话响起了来。

不过,羽龙忽然有一种不详预感。这只是一种知觉,来得毫无道理!

羽龙心里咯噔的响了一下,但他还是拿起电话,「喂。」

「龙儿,是龙儿吗?」

是妈妈!她的语气很是着急!羽龙的心一沈,道:「是我。」

「龙儿,你现在马上来市中心的人民医院来,快!你因为爸爸车祸住院了,现在还在手术中,你快点来,妈妈好怕!」

「啪!」

一声脆响。画面看到了羽龙的家里,却见那个坐机电话的听筒正掉在地上,而屋内却沒有任何人影。

羽龙马上跑到別墅的车库里。虽然羽广不让他开车,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恰恰相反,他开车还是相当的熟练。

车子飞一般的沖出別墅小院,还差点把那门卫也撞飞了。

远远的看着羽龙的车子离去,那名门卫「呸」的一声对着地下吐了一泡口水,恨恨的说道:「有钱很了不起吗?」

虽然那门卫知道有钱真的很了不起,但他还是忍不住的骂道。

用了几分钟便来到了市医院,羽龙从那谘询处找到了父亲的病房所在,便飞快地跑上楼去,连刚刚下来的升降机也不用了。

羽龙的心脏从来都沒有像今天那样剧烈跳动着。此时,他忽然想起了那名和尚的话,他的身体居然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

「妈妈!」

羽龙迫不及待的问道。

可是,被他抱在怀里的王敏却抿了抿嘴唇,哽咽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接到了司机的电话说是他出车祸了我才匆匆赶来的。可是,我来到时他还在手术室里。」

羽龙望了望那依然亮着红灯的手术室,搂着王敏坐了下来,安慰道:「妈妈放心吧,爸爸一定会沒事的。」

只是,说出这句话时他自己心里也不相信,而且,他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仿佛真的要面临什么大事似的。

王敏并沒有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又靠在儿子怀里哭泣着,好像隐隐觉得在那里自己将会得到更大的安全感。

羽龙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前有两团充满弹性的棉花不断地挤压着。不过,他不着痕迹推开王敏,道:「妈妈,这事告诉了姐姐和妹妹了吗?」

王敏好像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动作有点不妥,自己虽然是他母亲,可是这孩子也已经长大了。虽然俏脸绯红,可她还是强作平静的摇头道:「我……我不敢告诉她们两个丫头,我真的害怕她们会承受不了。」

羽龙拍着她的手背,道:「爸爸会沒事的。」

王敏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吧。」

时间就这样过了两个多小时,在两人的焦急不安中,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灭了,见到里面的医生走了出来,羽龙跟王敏马上迎了上去。王敏急急地问道:「医生,他到底怎么样了?」

她眼中担心的泪水夺眶而出,要不是有羽龙扶着她只怕早就倒了下来了。

羽龙对那医生道:「这位是他的妻子,我是他儿子。医生,我爸爸到底怎么样了?」

那医生的眉毛明显的紧皱起来,嘴角边也是抽动了一下,欲言又止。

看到医生这个表情,羽龙那还猜不到?但是他还不死心,依然抱着侥倖的再次问道:「医生你说啊!我爸爸他到底怎么样了?」

那医生叹了口气,同情的说道:「你们进去见他的最后一面吧。」

说着便越过呆若木人的母子。

可是,王敏却像是失去理智似的,连忙上前抓住医生的手臂,道:「医生,我求求你救救他吧!就算再多的钱我们也出得起的!医生,我求求你了!」

说着就要跪下来。

羽龙连忙拉住她,有点沙哑的问道:「医生,难道我爸爸真的已经……」

「唉,见到又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我眼前消失,我的心也不好过。可是,你父亲他脑部严重失血,送到医院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

「不——不会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王敏突然挣脱了羽龙的双手就要走进手术室里,可是却在踏出了第一步时突然倒了下来,在她的眼睛闭上之前,她眼里已经失去了精光。

「妈!」

羽龙吓了一跳,马上上前扶起她喊道:「妈!妈!你怎么样了,別吓我啊!妈!医生,医生!你快来看看,我妈到底怎么样了?」

那名医生与几个护士连忙上前,医生简略的看过王敏后,便道:「只是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晕倒了而已,现在送她去休息室吧。」

羽龙就这样傻傻的站在手术室门前,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护士将她母亲送走。他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仿佛自己的一切全都失去了似的,无助,痛苦,绝望!

呆若木鸡的走进手术室,羽龙最后一次看望这个养育了自己十八年的父亲,他此时正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他的身体被一块白布完全盖住,看不到他的面容。

羽龙颤抖着双手掀开那块白布,只见父亲那沒有半点血色的面上有一丝丝的血迹,明显被清理过。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露出来的皮肤严重的擦伤,有的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

「施主你今日必然会有见某位亲人的血光之灾。」

「到时候,你要跪在那名亲人面前磕个九九八十一个响头,然后沾上一点那人流出来的鲜血涂在额头上,那么,你将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不知道为什么,羽龙这时竟然又想起了那个和尚的话。他的心在滴血,可是,他竟然鬼使神差的跪了下来。

「卟、卟、卟」两种硬物的撞击声在手术室里不断的响起。

而在这时,外面却是来了一大群人!有男有女,而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只见身穿西服,向着身后的一众人摆了摆手。

这时,一名记者小声的说道:「市长,我们……」

那名市长瞪了他一眼,目光随即又转回到手术室中那个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少年,双眼之中竟然涌出了泪花来。

原来,身为全国富豪榜排名第三的羽广出了交通意外,那名市长得知后便马上带人赶往医院看望这个在商业上几乎是只手遮天同时又是自己大学时的学弟,可是,当他们来到的时候却是收到了羽广已经逝去的消息!

「这孩子啊,苦了他了!」

市长悲伤的说道。

却说羽龙正在不停的磕头,他的心里却已经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知道计算着自己磕头的次数。

「八十一」

「八十二」

……..

「九十八」

「九十九!」

当羽龙磕到最后一个时,他额头上的血已经流到了他的眼睛上,遮掩了他的部分视力。

而只是,门外那些人已经在市长的命令下离开了,只是那些记者拍摄下了羽龙给他父亲磕头的画面。

跪在地上的羽龙艰难的站了起来,伸出手指沾了父亲的鲜血涂在额头上。可是!什么事情也沒有发生!

羽龙苦笑一下,却最终还是晕倒了。

当羽龙醒来之时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鼻子所闻到的酒精气味告诉他,自己还在医院。

环顾四周,羽龙发现自己正在一间特护房里,刚要起床之时,门外一名护士以及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那名护士笑着问道:「现在好点了吗?」

羽龙沒有回答,而是问道:「我昏迷了多久了?」

「两天了。」

护士收拾了一翻便离开了。

羽龙不解的望着那对男女,道:「你们是?」

现在他才注意到眼前这个充满着成熟丰韵的绝色美人儿,单从她的面容上根本看不出她的年龄,不过估计最多也就三十岁左右。她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诱人美丽,胸前傲然挺立的双峰似在她走动之间上下跳跃,浑圆饱满的翘臀左右摇摆,摇曳生姿,好像是在勾引他一般。而她那精緻的五官以及满含精光的双眼让人看上去的第一感觉就是——女强人!

她穿着一套白色职业短裙,那有点紧窄的上衣绷得紧紧的,将一双豪乳衬托得更加高耸。修长雪白的双腿之上的短裙更始将她大腿以下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更始展现出那完美「S」型曲缐。

只见她缓缓走到羽龙面前,俏丽的脸容之上随即盛开了一朵灿烂的玫瑰:「羽龙先生,你好,我们是『光雨国际』集团的顾问律师,我叫张静,这位是我的丈夫陈军,同时也是『光雨国际』的顾问律师。」

羽龙疑惑道:「爸爸公司的?那你们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张静道:「由于董事长去世,依照他的遗嘱,你现在是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什么?」

羽龙惊讶的说道,不过,他不是因为自己成为了这个大集团的老闆而高兴,而是因为对方口中「遗嘱」两字!

张静见羽龙并不说话,以为他默认了,便示意自己的丈夫拿来一份档。说起这个丈夫,张静心里就气!这个呆头呆脑的男人!整天只知道埋头苦幹!一点也沒有盡到一个丈夫的责任,居然要她独守空房好几年!要不是女儿也是那么大了,她肯定要跟他离婚!

深唿了一口气,张静将那份文件递到羽龙面前,道:「这是遗产继承合同书,如果沒有问题的话你就签下名字吧,从此『光雨国际』55%的股份就可以转到你头上了,再加上你原来持有的3%,总共就是58%的股份。」

羽龙看也沒有看一眼便签下自己的名字。

张静收好合同书,道:「如果沒事的话那我们先告退了。」

走到门前,张静又回头道:「对了,现在公司因为失去了支柱有点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董事长秘书将会来找你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的。看开一点吧,小弟弟。」

「哦,还有,董事长秘书是我的孪生妹妹!再见了哦!」

张静快步走出特护室,可是跟在她身后的丈夫却沒有发现自己的妻子脸上的嫣红。

「我这是怎么了?」

上一篇:我的小老公 下一篇:夜市小游戏